金宝搏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·咱村咱家⑨|林川溪坦村:

作者:金宝搏 日期:2021-01-09 21:58

  金粉彩球、圣诞老人、雪花片、松果、小铃铛……这个位于大山深处的瑞安市林川镇溪坦村,以生产工艺品闻名遐迩,一件件色彩缤纷的工艺品,不仅让村民走上致富路,小山村也被称为“大山里的圣诞村”。

  礼品生产特别是圣诞礼品加工,为何会在溪坦村风靡?说起这个,村民都会提到三个字——画帘厂。村民所说的画帘厂就是林溪工艺画帘厂,创办于1970年,被称为溪坦村圣诞礼品加工的原点。

  如果说画帘厂是原点,那么原点之前的溪坦村像大多数山区农村一样,务农是村民的主业,同时凭借村里大面积的水竹林为优势,农闲时村民还会生产卫生纸出售填补家用。

  今年72岁的王益吒,年轻时在画帘厂干过油漆工。“以前村里很落后,都是石子路,去城区差不多要半天时间。大多数村民靠种田、做卫生纸为生。”王益吒说,村民也会依托水竹林,加工篾丝供应给温州画帘厂,后来当地就成立了林溪工艺画帘厂,生产竹丝画帘、绣花帘、屏风帘。1973年,画帘厂还聘请了瑞安著名画家施美生当画师,提升产品的艺术性。

  随后的几年,画帘厂随着市场的变化,产品更新迭代,1979年成功研制生产第二代工艺品——软木画;1989年研制第三代工艺品——玻璃瓶立体画;1990年研制第四代工艺品——圣诞礼品。2000年,林溪被命名为“工艺礼品之乡”。

  有了画帘厂为基础,不少村民熟悉了工艺品制作工艺,开始自主创业,进入工艺品产业的上下游行业。今年57岁的何权益就是其中一人。

  1982年,何权益拜施美生为师,从零基础开始学画,整整学了10年。1992年,何权益独立做了一些软木雕样品,因为原材料进口买不到,他就上山找松木皮制作立体画,最终的成品是一个玻璃球内的山水盆景。

  揣着几个自己做的样品,何权益第一次出远门为产品找销路,第一站来到洞头,赚了40元。这一单让他信心倍增,随后带着样品去了普陀山,拿到了上千元的订单,赚了800元。又前往江苏南通拿到一个1.7万元的大单。随后几年,何权益与村里很多做工艺品的小老板一样,参加广交会见世面,提升自己的产品质量和档次。此后,溪坦村工艺品以生产圣诞礼品逐渐走俏,不少村民进入相关加工行业,个体企业、加工厂不断增多。

  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何权益曾亏过本,甚至一度离开了这个产业,但最终他回乡重新进入礼品加工行业。“我的手艺大家都认可,他们也乐意把产品交给我加工。”何权益说。如今,溪坦工艺礼品文化创意街区文创中心展示馆内的立体软木画,均是他制作的。

  比何权益小12岁的何国亨打小就接触工艺品。他的父母、祖父均在画帘厂里工作过,他从小就进出画帘厂,不时能搭把手帮父亲干活。

  “1993年,我18岁,村里办起了不少个体企业,他们有一些产品要拿出来加工,我就在家里做油漆加工,像当时二代、三代产品底部托盘,都需要油漆。”何国亨说,后来工艺品产业慢慢转向圣诞礼品及节庆礼品。节庆礼品季节性强,价格不高,属于快消产品,消费者每年都会买新的。2006年,他开始制作泡沫白胚,为圣诞礼品上游加工厂、企业做基础造型。

  “每年5月至8月是生产加工圣诞礼品的高峰期,9月份基本都发货了,泡沫白胚3月就得开始做,每年都是不一样的型号、造型,大企业产品前一年就定下来。”何国亨说,如今全村90%以上村民从事工艺品相关行业,全村40多家企业,有3家规模以上,十多家企业产值在千万元以上。其他大大小小的加工厂有200多家,年产值均在50万元以上百万元以下。加工厂通过义乌将产品销往全球,或者给大企业做代加工。

  节庆礼品生产门槛不高,市场逐渐成熟后,大企业创新多元发展。比如王建林创办雅姿品牌,从产品研发到生产都具有自己的独特性,不同于低价的普通款,材质上追求环保,仅两年时间,500平方米的展示厅已经被上万个款式挤爆。

  “主要生产圣诞礼品、木制相框、玻璃瓶船、智力玩具等4大类1500个品种,大部分产品远销至北美、西欧等地区。”溪坦村党支部书记王学涛介绍,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,随着儿童玩具产业的兴起,溪坦人推出益智玩具、动漫衍生品等,颇受市场欢迎。如今,第八代产品已开始运用3D打印技术,多元发展让工艺品更富有生机。


金宝搏

 

版权所有 © 金宝搏